[黃葉]萬聖節+黃少天生日

以前全職O的無料之二跟三

慶祝全職高手動畫開播重新公開

【黃少天生日】
【萬聖節】
黃少天×葉修


1.【黃少天生日】


×

黃少天在悶熱的夏日午後醒來時覺得有甚麼不太對勁,只是還未清醒的當下腦袋甚麼也沒查覺,他只是下意識的抬起手揉揉雙眼,等到從床上坐起身來才終於發現房間裡少了甚麼。
原本睡在旁邊的葉修不見了。

一般來說兩個人都會同時間入睡的,而且早上總是黃少天先醒來,葉修比自己還早起的次數大概跟夜雨聲煩贏過君莫笑的次數差不多,但那大多都是有目的的早起,像是回H市、回老家,還有參加一些活動時才會有的狀況,前一天毫無預警就這樣無聲無息消失是第一次。

原本著急立刻跳起,但同時手機的簡訊聲一響讓黃少天驚嚇,一個不穩就摔到床下去,趕緊滑開手機一看好幾封訊息把郵箱塞得滿滿,來自各個網頁的通知也一波接一波,內容千律一篇:生日快樂。

日子過到忘記自己生日也算有些蠢。
「老葉該不會去弄甚麼驚喜了吧……」
這樣想葉修失蹤就有點合理了,雖然不見人還是有點擔心,但至少不會再像剛剛那樣驚慌失措,黃少天替自己倒杯溫水後走進浴室──往鏡子一看就忍不住噴了滿地。

一張黃色的卡片正醒目的貼在上頭。
【生日快樂!但你的禮物給我們帶走啦,想奪回來的話就先來藍雨訓練室吧!黃金一代盜賊團】
「你們這群傢伙在搞甚麼東西啊!甚麼把禮物帶走啊老葉哪是禮物他本來就我的!指定藍雨幹麻啊我不是本來就要去上班嗎!黃金一代盜賊團是誰想的名稱啊誰最近又看甚麼奇怪的東西去了快給我老實招來!」

邊吼邊把內容一字不差的發進黃金一代QQ群中,但看來大家早就說好黃少天發言誰都不要回,即使每個人頭像都是亮的,在大量洗頻和窗口抖動後視窗也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覺得自己像白痴的黃少天一個人默默梳洗後換好衣服就衝出門往藍雨去。

「黃少!生日快樂!」
「唉呀劍聖大大,祝你生日愉快啊。」
一路上祝賀詞不絕於耳,但捉急的黃少天只是笑著點頭當作回應一路往訓練室奔去,結果在最後一個轉角突然就給一團黑布包住、耳邊傳來少天早安的聲音讓他不用猜也知道是誰幹的。

「隊長你幹甚麼!」
「抱歉了少天,進去前我必須這樣讓你甚麼也看不見。」
喻文州的話中一點也沒愧疚感,黃少天只覺得手臂被拉著就一直往前走,開門聲後還是一片靜悄悄,才想發難的時候又聽見喻文州一聲先別說話而乖乖閉嘴,就這樣被黑布罩著呆站。他能感覺有不少人在房間中,可是實際上是怎樣的狀況?與其期待不如先做好被整死的心理準備,畢竟出點子的絕對是所有選手中最鬧騰的黃金一代。
「哇啊!」
被無預警的抽走黑布,黃少天一下無法適應光線而反射性閉上雙眼。

「「黃少天生日快樂!」」
四面八方來的拉砲聲加上掌聲、藍雨的隊友們──不管是退役還是正在賽場上發威的──現在都聚集在小小的訓練室中,一同替他慶生。面對一整片藍藍白白的場面黃少天來不及反應,就被魏琛抓起亂揉著,連魏琛也穿上當年藍雨的隊服,前兩賽季的老隊員們一個個湊來和黃少天說話,感嘆著當年囂張的十四歲小鬼現在也要三十啦。

感動肯定是漫出來的,不過黃少天可沒忘記家裡鏡子上那張沒品味的黃色卡片。
他轉頭才想問喻文州,對方就搶先遞給他另一張卡片,這次是藍色的,花樣依然沒甚麼品味。

【第一個驚喜不錯吧?只是想要奪回禮物還不夠喔。中午的時候到大街上那家很有名的咖啡廳來!黃金一代盜賊團】
「我說隊長。」
「嗯?怎麼了?」
「從文案到卡片應該都跟你無關吧?我相信隊長你的品味和格調,所以應該無關吧?拜託跟我說無關,我沒有想要質疑隊長你的意思,只是這真的……嗯……我想隊長你知道我要說甚麼。」
喻文州只是搖頭輕笑,然後隨同藍雨的成員們和黃少天玩鬧一整個上午。

雖然埋怨著品味很差和搞甚麼複雜的行程,但實際上黃少天是很開心的,藍雨對他的意義是另一種重大,能和夥伴們再見面有多欣喜不說都能感覺到那股愉快,中午的時候甚至是大家催促著他趕緊行動,黃少天才依依不捨的離開藍雨。

然後在他進咖啡廳之前眼睛又被罩住,這次貌似是眼罩。
「你們搞毛啊現在流行矇眼PLAY麼!一個兩個都這樣玩還有沒有良心了!讓我看路啊!要是我跌倒你們敢笑試試!來來來這次又要搞甚麼我已經做好萬全準備了記得好好帶我走啊,哥今天就跟你們好好玩。」
「這語速和文字量太久沒聽現在一下子不太習慣,可我也不想再習慣一次。」

黃少天聽得出這是李軒的聲音,不過這次有兩個人小心的帶著他走,想必是因為店內桌椅太多的關係,他在柔軟的、應該是沙發的地方坐下,然後感覺腿上多了一股重量。還在動,是個生物?
於是眼罩被拿掉時黃少天看見一個娃兒衝著他笑,黃金一代好夥伴們正坐在四周拍手尖叫。

「黃少恭喜你啊終於有兒子了!」
「跟你真像啊甚麼時候有的快老實交代!」
「太感人的場面了真該錄影一下。」
對面的李軒田森肖時欽一句接一句,簡直像在幫忙打廣告的大聲嚷嚷。

腿上的小娃兒伸手想要討抱抱,黃少天就很順的給他抱了起來,然後深呼吸。
「──方明華你給我滾出來把你兒子帶走不然我要在這裡讓他飛高高!你想試試本劍聖可以多精準的拋高麼!」
娃兒爹一聽趕緊從吧台後的廚房裡跑出來接過兒子。

老交情的一群人聚在一起自然歡喜,方明華出借兒子的整人小節目也成為話題,在午飯吃一半時喻文州和張新杰加入飯局,打鬧間也就順勢把禮物扔出來了,一雙知名牌子的限量球鞋,黃少天曾經說過很好看的。不過比起收到鞋子的快樂、有個疑惑反而先浮上心頭──他是想要這雙鞋沒錯,可是記得自己說鞋子很好看的時候,好像不是在群裡面叫的?

一直到吃完飯都不見同期的兩位女性,黃少天多少猜到接下來的走向了。
接過最後一張很沒品味的粉紅卡時連白眼都懶的翻,和一群兄弟們道別後他依照卡片上指示前往目的地。

【恭喜終於到最後囉!禮物只差一點點,先到公寓對面的公園長椅等待吧。黃金一代盜賊團】

在做好踏入公園就會被罩頭的心理準備時,迎面而來的並不是視覺限制。
楚雲秀從旁冒出接著手腳俐落把他嘴巴用一塊布蓋住,還比了不要說話的手勢,蘇沐澄將黃少天推到長椅上坐著,表情嚴肅得不像是要開玩笑,黃少天也只能靜待對方開頭。

「在收下我們的禮物前,有些事情想問問,回答用點頭或搖頭就好。」
黃少天點點頭,不像平常的蘇妹子讓他感到緊張。

「你喜歡葉修哥嗎?」迅速點頭。
「絕對不會拋下他?」又是相當快的點頭。

蘇沐澄的眼神有些憂傷,但是還是微笑著繼續說。
「你能讓葉修哥幸福嗎?」

黃少天愣了一下。
然後堅定的點頭。

「哥哥比他自己想得更喜歡你。」
從楚雲秀的包包中拿出來的是一個精緻的小盒子,另外一張白色的卡片上沒有甚麼指示,簡單的只寫幾個字。
蘇沐澄把東西交給黃少天,順帶替他把遮嘴布解開,然後湊進耳邊用著頑皮的語氣告訴他猜測一天的真相。
「──今天所有安排,都是葉修哥做的喔。」

×

【回家收禮物了,壽星。】
拿著白色卡片打開家門就看見男人叼著煙正坐在沙發上,黃少天不知道該說甚麼,我回來了原來都是你搞甚麼東西甚麼時候做的準備天啊簡直感動到要哭出來了──腦中一秒鐘內閃過太多太多語句,最後說出口的只剩三個字。
「我愛你。」
「我知道,今天開心唄?」

葉修的煙被抽走,貼上來的唇簡直熾熱到像是要把他一起燒乾,舌頭纏繞的力道像在較勁,他們分開是為了那些微的氧氣、當攝取足夠後又緊接著咬住對方。平常接吻的次數不多也不少,都是心血來潮或是剛好對到就那麼啾一下,實際上滾床時也會親,但那時候身體的感官大多集中在別的地方,嘴上有甚麼動作也只是起到轉移注意力的功用。
深吻說起來真的沒幾次。

黃少天像是要把葉修嘴裡每一處都探索清楚的仔細劃過,葉修哪會放任他肆無忌憚,也認真的較勁起來,彼此都快把對方的一切吸盡似的一次又一次糾纏著。等到終於停下來的時候兩個人已經倒在沙發上了,黃少天嘴巴停不下來的繼續往葉修耳朵咬去,大有一發到底的意思,葉修沒多少抵抗,發出一陣陣呻吟讓身上人更是情欲高漲。

不過下一秒他就被捂住嘴,葉修臉頰泛紅、微喘著氣的說,不要現在。
「熱死了身上又黏,剩下的晚上再說。」
「我靠我都這程度了你現在跟我喊停!老葉你玩死我嗎!有沒有良心有沒有天理!」

葉修叼起新的一支煙催他快去收拾禮物,黃少天才想起來那兩位妹子給的東西還沒打開看。
火是消退了些,但還是有些不滿原本打算接下去的節奏被強制中斷,最後硬是咬了葉修肩膀一口後才跑去整理。
那個精緻的盒子打開後是兩條項鍊,款式是簡單的兩個菱形交疊在一起,葉修湊到後頭一看滿意的點頭,說果然給沐澄挑是正確選擇。

「手上不能戴飾品,這就代替戒指吧。」
這人怎麼有辦法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理智底限,還能不能再憋了。
他拿出球鞋時終於想起那時候說喜歡這雙鞋是某個下午盯著網頁碎碎念好一陣子,直到葉修受夠把棒棒糖塞進他嘴裡的時候。

兩人又鬧騰一陣還跑去PK幾把,一直到晚上黃少天走出浴室打開房門時,他才被眼前畫面震撼到在內心鄭重發誓今天不把葉修弄死就不是男人。只披著一條被單坐在床上的葉修露出偏白膚色的大腿,見他進門就把煙捻熄去,然後笑得跟往常一樣嘲諷,指了指被單打結的地方。

「少天,生日快樂,來拆禮物啊?」




2.【萬聖節】


×

兩個二十幾歲的大男人別說節日了,有時候連自己的生日都不會記得,這種現象就算兩個人破天荒的在一起了也不會破天荒的改變,他們本來就不是會在乎的人。
葉修曾經是這麼想的。

「蘇妹子從一個月前就興致勃勃的扔了好多淘寶網頁過來,老葉你有沒有什麼中意的啊,反正我看她叫我挑肯定最後也是要我逼你穿,你乾脆自己選一套一了百了,唉我看這件斗篷不錯……」
黃少天正捉著他的肩膀讓他看著滿螢幕的萬聖節特別扮裝衣物、一邊嘮叨著邊解釋邊廢話。
自己妹妹的如意算盤簡直明顯到不行,即使如此葉修也想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以前規避的方式就是裝死不回應假裝不知道,等日子過去一切風平浪靜,這次蘇沐澄直接找上黃少天這有點愛湊熱鬧又不太拒絕人的傢伙,葉修要跑還真難跑。

「既然沐澄要你挑,你應該也要穿吧。」
「那是當然,還說要記得發照片給她。蘇妹子真是在奇怪的地方有很多堅持,該不會是楚雲秀教的?你偶爾也管管吧,哪天把誰拐騙了都不知道。」
雖然好像不是很甘願的樣子,但是瀏覽網頁的滑鼠聲卻沒停過。葉修知道黃少天抱怨歸抱怨,對於蘇沐澄倒是沒拒絕過幾次,他們兩人認識的時間從第四賽季算起來也七八個年頭了,稱得上是老朋友,何況中間還夾了一個葉修,不熟也難。

「沒關係,我相信她的眼光。」
把頭往隔壁人的肩膀靠上去,葉修慵懶的看著頁面切換。
「這件你穿好像不錯啊,挺可愛的。」

黃少天正試圖從一堆詭異服飾中找出看起來比較正常的衣物,一聽到葉修開口手就猛停下來,他順著葉修的目光看過去,看見了一區貌似都是動物裝扮的分類。葉修那雙漂亮的手指到螢幕上──灰色的狼人全套裝扮。
「沒門。」
「我想也是,話說那麼認真做啥,你隨便捆幾圈繃帶也行唄?」
「這建議不錯,你捆捆?」
「我懶,你幫我捆可以考慮。」

偏頭把臉頰靠上身邊人頭頂摩蹭的黃少天在這句回答後倒是很激動的把葉修從肩膀上拉起,然後非常嚴肅的盯著看。這個人不說話的表情很容易讓人心動的,尤其本來就喜歡的時候看起來更讓人無法招架,葉修在這瞬間也不可避免的心跳漏一兩拍,上天果然是公平的──不然一個周澤楷已經顛覆電競選手形象,再多一個沒那麼吵的黃少天,會有多少人淪陷還真不曉得。
但沉默在有劍聖的空間裡一向是稀有狀態,不會維持太久。

「我可是想要親手幫你脫掉繃帶,所以怎麼能幫你捆啊,不行不行,這樣包裝和拆開都是自己來,太沒趣了。我可以幫你買繃帶啊,老葉你認真考慮一下捆個幾圈,我會幫你俐落扯開的。」
「……」
如果手上有千機傘,葉修絕對會毫不猶豫往黃少天的頭爆下去。
事實上他也好不容易才忍住抓起一旁煙灰缸砸下去取代一切吐嘈的衝動,畢竟為了這檔事情就上社會版頭條實在太低智商了,在被大家嘲笑之前他肯定也會先自刎,只是為了這種蠢事殉情到底是鬧哪樣去,葉修深呼吸。

「黃少天,PK。」
「啊呀老葉你看這件也不錯,等等啊我先把幾件還可以的先記下來。」
與其說是動物本能不如說是那麼多年下來的直覺反應,平常總是要死纏濫打才有的對戰機會什麼時候會由葉修主動提出呢?──當然就是葉修不爽的時候。黃少天完全不想跟不留情面的榮耀教科書對戰,那種PK可是真的會打到出現電競生涯無望的挫敗感。

葉修見黃少天轉移話題的速度跟本人語速有得拼也就沒追著打下去,既然有所自覺那也不用特意再虐幾輪。
不過從剛剛到現在話題還是沒離開過那些萬聖節的服裝,這連葉修都開始覺得不太對勁,照他的記憶中如果是蘇沐澄的要求其實不用太上心,反正多半是女孩子想滿足新奇的願望,隨便穿穿拍張照也可以交差了事。
他伸手捉起一旁黃少天的手機迅速解開密碼,然後翻找起最近幾天的訊息紀錄。

「哦。」
「怎麼?喔,你看到啦,那我就不用解釋了。」
藍雨的群組中的訊息亂七八糟,但喻文周的視窗倒是清清楚楚的說明一切。
總之就是因為蘇沐澄跑去藍雨找喻文州,結果全藍雨一時太瘋狂所有人不管願不願意都跟著變裝起來,而當時不在場的黃少天自然成為集火對象,被大夥逼著一定要交出藍雨上下一心同體的裝扮證據。葉修自然是被牽連下海的,理由是沒黃少天那麼騎虎難下、就只是蘇沐澄想看而已。
不過了解事情經過之後他開始同情起眼前正在奮鬥的黃少天了。

「藍雨真是好隊伍啊。」
「一個個都欠虐!又不是沒有女粉絲!蘇妹子的確是漂亮了點但至於跟著起鬨麼,連隊長也一起參與了!藍雨的未來我好堪憂啊,小盧一定也被捉去打扮了,對不起前輩救不了你……小盧啊……隊長啊……說起來沒事幹麻搞這活動啊遊戲裡的事件就忙不過來了平常的訓練到底有沒有在做啊雖然賽季才剛開始也不至於那麼鬆懈吧唉……」
滑著黃少天手機的葉修無視那串開始轉變成碎碎唸的不斷句抱怨,正在思考著要不要到外頭去抽第二根煙。但陽台正掛著雙人床的替換床單,正被風吹著飄動,似乎不太適合在旁邊用火。葉修呆了幾秒突然想到些什麼,一把抓住黃少天的頭逼他轉向自己。

「少天,既然是萬聖節,來點好玩的吧?」

點擊購買時還沒什麼真實感,收到貨的時候也只是一兩包東西的樣子,但打開來放在床上之後,黃少天只想用棉被裹一裹全扔進焚化爐燒它個一乾二淨。在葉修的威脅利誘之下他還是買下那套狼人裝扮,但這種東西要穿在身上還是有點心理障礙的,何況他覺得只憑這幾個道具看起來還比較像狗。
「還不錯啊,該有的都有。」
「媽蛋,該有的沒有我就要給差評退貨了好嗎?但現在還真希望他有少點什麼讓我退回去。」
拿起一對毛茸茸的狼耳朵時黃少天露出不能理解的表情,然後放在頭上估計要戴的位置。

「老葉你覺得我這樣能看?」
「不錯啊,來握個手。」
「我咬死你!結果你到底要扮什麼?最後也沒叫我買東西,別跟我說你真要靠繃帶上了,雖然我是有些期待沒錯。所以結論是什麼,快說快說快說別賣關子,別跟我說你在耍我呀我真的會咬你。」
把耳朵扔回床上,逼近葉修的黃少天這時候卻像頭上真的有一對耳朵在抖啊抖,被逼進的葉修往床上一指,黃少天轉頭除了那套狼人裝之外卻什麼也沒看到。

「哈?」
「床單啊,你瞧。」
葉修把床單抽起來往身上一罩,還抬起手像擺POSE的讓黃少天看。
「這不就是現成的幽靈了?」
「……哈?」

這麼一說好像也可以算是。
──但這莫名不爽的感覺是什麼?是什麼?是錯覺嗎?
「靠靠靠葉修你自己想了簡單方便的方式卻叫我買這套玩意!你該不會是預謀好的吧!這一點也不公平啊說好的共患難同進退呢!」
「誰跟你說好。」

葉修拿著黃少天的手機開啟照相模式,然後遞給他。
「你應該算很會自拍吧,交給你了,快去換衣服啊。」

不情不願的黃少天抓起衣服開始研究從哪穿。
不情不願的黃少天拿起手機開始回想怎麼自拍。
靠在一旁的葉修罩著床單,特意把臉遮了一半去,然後黃少天就感覺到臉頰一片溫熱,嚇得他差點把他那只手機往地上砸。

「那麼慌張做什麼,快呀,就這樣拍,再來一次。」
看不太到雙眼的現在,葉修的微笑弧度真的就像一個搗蛋鬼。

當天藍雨收到的圖片標題是『被幽靈襲擊的狼人』。
黃少天被藍雨上下@了幾百次,內容卻千律一篇:秀恩愛?燒。

「老葉你看看你都幹了什麼我這下還要不要在藍雨混啊!」
「反正你也挺開心的不是。」
葉修拿走黃少天看到一半的手機,被@的提示還是兩三秒跳一下。他隨手往旁邊扔,然後坐到還沒換掉扮裝的黃少天身上。

「我搗蛋完啦,接下來該你了。」
「傳統來說不是要先給糖麼,你根本只想搗蛋吧。」
無奈看著騎在自己身上的人,黃少天肯定這人完全只是想要惡作劇。
「我還要說什麼?Trick-or-treat?」

「沒糖,來搗蛋呀。」
黃少天像是接到命令一般張口就往葉修的嘴咬去。

×

關於萬聖節的交換條件(雖然葉修根本都樂在其中黃少天也不知道他當初幹麻答應)就是在榮耀萬聖節活動中黃少天必須幫忙興欣,要什麼職業都隨意,總之就是當整個活動的打手。不能被認出來當然是開馬甲的必備技能,但估計就算不用麥克風憑技術也會被眼尖人士判斷,至少對自家戰隊還是要報備一下,只是理由嘛,還真難找到合情合理些的。

「隊長!我預定十月底的萬聖活動要請病假!」
『少天,病假是不能預定的。』
喻文州的聲音聽起來相當鎮定,看來已經習慣黃少天偶爾頭腦過熱的脫序發言。
『反正現在也沒有強制一定要選手參與,不用特別跟我告假。嗯……不過,我會幫你跟大家說,你被幽靈捉走了。』

──黃少天看著手機聽筒的位置,覺得那裡趨進零下十度。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未來的雨

Author:未來的雨
文章放置倉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